連續幾天的月夜,月亮又圓、又大、又美,清晰到彷彿可以看見玉免蹬著腿在翻跟斗。

本該是圓滿的,不是麼?

 

只是,如果不是一個人攤靠在國道客運車上倚窗望月,貪婪地想從城市叢林的間隙裡沐得百分百的清透月光;

如果不是一個人四分五裂的忐忑七上八下撕毁了思緒,失魂地任由左鄰右舍竊竊私語汩汩出有口難言的不堪。

 

如果不是...…會更好才是...…

 

月亮很美,可惜僅止於遠觀輕嚐。幸福的距離果然也是如此吧!

每每總在以為伸手就可得的時候來個措手不及的撲空,

才發覺它永遠老神在在氣定神閒存於遙不可及所謂天外天之處。

你追我跑,我追你逃!被耿耿於懷的是我的罪,不再是我的美。

如此把戲,累是不累?

 

阿姊,我歷練不如妳,豁達也不如妳,妳說有一絲勉強就不是愛,那麼我是否該勉強自己別再勉強?

如果我把一切歸類於努力而不是勉強呢?如果我只期望守得雲開見月明呢?

如果我識相一點,如果我多做一點,再多做一點,就能獲得轉機呢?

我又該聰明的設定停損點嗎?可是愛不該是無私的嗎?

如果我以「我很好,只是受了點傷」的樂觀心態面對,是否可以把一切挫敗當進補?

怎麼我得到的體悟是:「美好只是瞬時,兩敗俱傷才是真實」?

我痛別人的痛,苦別人的苦,認自己的錯,但是不是只有單方面想彌補?

我需要的是給自己機會?給別人機會?還是哀求別人給我機會?

我真的卑賤到一文不值嗎?我又該帶著滿滿的愛死心嗎?

阿姊,妳說的清心對月獨酌的境界,我還沒辦法達到。

 

中秋之後月開始黯淡,但再明之期掐指可算,而...

屬於我的幸福時刻表,何時才能到達終點站?


慶幸的是,老天爺給足了面子  

過了賞月佳期,才開始下起雨  

但願沒有淋溼了形單影隻的你

 

    全站熱搜

    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