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月以前 我的臉上是看不見毛細孔的
怪就怪在這突然多出許多零碎悠閒時光的兩個月裡
讓我染上了發狠壓擠鼻頭粉刺的毒癮
狠狠地 狠狠地
愛極那個激突的噗啾瞬間
有種執迷不悟的Fu
即使擠到紅腫脫皮再脫皮 死也不改其樂
很想請大家嘉許我的貫徹
但這畢竟只是一個不斷自我爽快又自我摧殘的動作
不計惡果的短暫歡愉不值得推崇 更遑論歌頌
現在 我有了一顆貨真價實的草莓鼻
晚節不保
誰來救救我?
 
天哪 我還在擠
真ㄕㄨㄤˇ耶
 
 
怎麼辦才好 不甘啜泣

    全站熱搜

    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