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瓶很喜歡的眼霜,朋友送的。
總是小心翼翼地使用著,好像永遠也用不完。
水汪汪愛揉愛眨的眼還能保持不鬆懈的眼皮就靠它。
我以為可以用到世界末日。
這天,就像往常一樣,手指頭往瓶子裡一抹,瓶身的顏色從薄薄一層白中透出來;見底了!
不知為什麼,心頭發慌,一陣緊。
發現這個發現也能興起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的感慨讓我有點啼笑皆非。
再照鏡子,細看。
以為的不墜已滿佈荊棘,
粉飾太平畢竟無法持久,
原來一切都是自我催眠。
真相再赤裸裸不過: 
我果然只是一個愛裝可愛的老太婆....。

昨天前天連續兩天的網路掛點,寒夜裡沒事做的我,又開始穿著阿嬤衛生褲走來走去,走來走去,走來走去,走來走去。

    全站熱搜

    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