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上班時間,手下公出去總院,我正在幫忙處理識別證業務 ,有一個醫師跟一個護士小姐在現場等。
手下只請我幫忙收證,醫師卻堅持要現場換證完畢,我正在翻找手下桌上的資料,而電話一直響。
怕有急事,請他們在旁稍待後就接起電話,所以被見證了在下ㄎㄧ肖的過程。
當時天氣很悶熱,加上心情又不好,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對方是自來水公司的某某不認識先生,以下簡稱「自」。
自:(一劈頭就口氣很差)X小姐,妳知不知道妳不繳水費,要被拆表了!
我:什麼叫做我不繳!我又沒收到帳單!(幹嘛沒來由兇我,比兇誰不會)
自:妳不要跟我講這種話,反正妳明天過來一趟把錢繳清!(什麼態度)
我:拜託!我怎麼過去!你補單呀!補單給我我就繳!(無名火立刻冒上來)
自:現在不能補單了,妳一直不繳,已經超過時間了,妳就快點過來繳!(堅持的咧)
我:我說了我沒收過帳單,叫我怎麼繳!你不要惡人先告狀!你以為我故意欠錢不還嗎?(愈講愈大聲,氣死我了)
自:我們不可能沒寄帳單,妳不要自己信箱被偷還無理取鬧!來繳就對了!(一定要跟我盧嗎)
我:呿!誰偷?你家帳單長得很美嗎?反正跟你講我在山上啦!上班沒時間繳啦!你補單就對了啦!
自:小姐,妳這個人怎麼這樣子!那妳中午沒休息嗎?不可能沒休息吧!(口氣超極輕蔑不屑,超欠扁)
我:中午只休息一個小時,我沒辦法出去!不行!沒辦法!(嗓門超大)
自:開車啊!
我:我不會開車!(嗓門更大)
自:騎車啊!
我:我不會騎車!(感受到醫師護士跟辦公室其他人都在偷偷看笑話,我簡直快抓狂)
自:那妳總有同事、朋友吧!找他們幫忙總可以了吧!妳不要這樣不可理喻不繳錢!(看吧看吧,他也在吼我了)
我:(我怒不可遏聲嘶力竭地喊)告訴你!我沒有同事!沒有朋友!這樣你滿意嗎!
自:(電話嗶嗶響,時間限制到了,斷了)
 
 
 
我沒有朋友。
 
我沒有怨天尤人,我始終知道是我自己活該。
 
只是已經不知道路要怎麼走下去。
 
不想說話了。

    全站熱搜

    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