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口的塗鴉牆這麼寫著:

 

〝坐在公園一小時,吹著風,看著雲,想著我的何必,和空了倦了的呼吸。〞

 

 

隔天--

 

甲:「那何必後來有出現嗎?」

乙:「沒有,白白吹了一個小時的風!」

甲:「那白白還好吧?有沒有著涼?」

乙:「沒事,郝家在!」

甲:「真假?郝家也在公園陪白白等何必呀?」

乙:「對呀!看看何必有多大牌!」

甲:「所以是白白跟郝家在公園等何必,那破口呢?」

乙:「破口帶風去找呼吸了,風吹了一個小時快斷氣!」

甲:「這摸辛苦,那呼吸呢?」

乙:「呼吸喔,他肚子又空又疲倦所以先回去睡啦!」

甲:「原來如此,昨天晚上的公園這麼熱鬧喔!」

乙:「嘿啊,妳沒看到都不知道!」

甲:「那你又是哪位,怎麼會知道的這麼清楚呢?」

乙:「嘿嘿,我就是靜靜在天上看了一整晚的雲呀!」

甲:「什麼!....真是失敬失敬,雲兄您好,我是何必。」

 

 

看來何必在放了大家一個大鴿子之後,還一副事不關己;

不知這是否就是讓破口回家找呼吸的原因。

 

秀秀喔~   (然後秀秀就出垷了 ^0^ )

 

 

2010.09.30寫於臉書

    全站熱搜

    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