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總是有著不可思議的浪漫與渴望,期待不可思議發生的能發生。

一次次,又一次次,不可思議仍究是不可思議,

就像屹立不搖的某種神秘信仰,是一種牢不可破的綑綁,

該發生的遲早都會發生,不該發生的任憑你如何禱告也無從實現。

 

這是多麼殘酷又明確的顯而易見,

遺憾的是我不信神,

無助的時候沒有寄託,衝鋒的時候沒有支持,

許願的時候沒有天使,落淚的時候沒有惺惺相惜。

我,自己跟自己談戀愛,即使喃喃自語,也好過無言嘆惜。

 

你你你你你!不要再來。

 


 


奈何,反話是哲學,卻不是生存之道。

想要毁滅全世界的人,其實比任何人都需要愛。

也因為愛講反話的不可愛,寧願被認為無病呻吟,也打死不說到底。

就繼續一個人,貪婪作夢吧!

直到慾望,把眼前的地板全都鋪滿,也把自己淹沒成海.....。

 

 

    全站熱搜

    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