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報.jpg    

年輕的台北都會女性米雪南下高雄西子灣,千里迢迢趕到久違的海邊老家,執行母親疾言厲色交付的任務:讓父親在離婚協議書上簽字!想要速戰速決簽完走人的米雪,連一件行李都沒帶,卻沒想父親那麼恰巧扭傷右手,提筆不得,動筆不能,下筆變成鬼畫符,只好被迫留下來等老爸傷好,盯著他簽名以求交差。

故事就在這段等待的過程中慢慢醞釀發酵,機轉成每個人物角色意想不到的人生變化。 

原來,米雪是熱愛海洋的。

原來,兒時親手打造一半的木船還在等著她回來完成。

原來,台北那個論及婚嫁的男友Tony,似乎不是她的真命天子。

原來,有些想做還沒做的事,是需要自己親身去經歷的。

「我不希望二十年以後才發現,沒做的事比做的事更令我遺憾!」回到台北的米雪終於明白,埋藏在心裡底層的眷戀,不是攀權附貴燈紅酒綠,不是汲汲營營躍身名流,更不是一味迎合貌合神離的另一半,她嚮往的,是海天一色的迎風開闊,與無邊無際的自由自在。

這一次,米雪選擇告別台北,還有在台北累積的一切,包括舊感情,自動自發回到從小生長的地方,陪伴爸爸完成駕帆船環遊世界的夢想。

當然,能夠促成米雪毅然決然勇敢提起放下,另一段愛情萌芽的力量,不可或缺。

米雪:「你每天坐在那裡看一樣的景色,不無聊嗎?」

阿育:「海水、大地、天空、白雲,我從來沒有看過它們是同樣的景象。」

原來,海洋與愛情,同是有著變幻莫測的樣貌。

米雪問Tony:「你愛我嗎?」、「你愛我什麼?」。不滿意Tony答案的米雪,只負氣愈往海裡游去,丟下身後焦急追趕又不會游泳的Tony。相同的問題,如果是Tony反問,只怕米雪也答不出來吧!就像風從哪裡來。

原來,愛情也與風同,無法具體說出個所以然來。

我們當然可以科學的說,風是因空氣受熱不均對流而來,但這會是米雪,會是天下感性男女要的答案嗎?對流是一種互動,沒有互動就不成風,米雪與Tony之間的風停了,與阿育之間的風開始慢慢吹了。

秀色可餐的新秀金小曼不是演技純熟的實力派,但導演幫她寫了一個好角色,且在眾多戲精們的幫襯及誘發下,表現真誠動人,讓人看到了屬於金小曼的,獨一無二的米雪。

fx_fltw41478474_0018.jpg  

    全站熱搜

    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