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3343907-2546964741.jpg

離鄉背井二十年,從踏進故鄉起就感受到瀰漫在身邊的異常氛圍,有人跟蹤,行李被偷,睡在弟弟家的第一天晚上窗戶還被丟石頭!這村子裡到底出了什麼事?弟弟又是跟何人結怨?

「我知道這是不正確的,但是我非做不可!」弟弟艾塞如此向哥哥法蘭克解釋自己為何要花錢買墓碑,買不到就算偷也要偷來的,莫名又強烈的執念。緣起於當他發現這些當年在二戰期間被德軍屠殺的猶太人祖先墓碑被廣泛用來舖設道路,加強地基等需要石材的建設工程時,所受到的震撼及同理心發作,從此他不惜散盡家財甚至揹負偷竊、亂挖馬路、破壞公物的罪名,也要把村子裡的墓碑一面一面挖回家種,日積月累漸漸把農地種成一座墓園,也把老婆給氣到帶小孩離開。

1403440098-774437152_n.jpg  

奇怪的是,村民們對於艾塞的行為非常反感,甚至帶有敵意和畏懼,並不斷試圖阻止,感覺有一個共同的秘密在村民之間無聲流竄,只有他們兄弟倆不知道。同時間,艾塞用土地去向銀行增貸遭拒(連五萬也借不到,之前竟花了七萬買墓碑),說是土地產權未明,可是在偏僻的農村裡,這些土地都是父傳子子傳孫繼承而來,哪裡會有什麼問題?法蘭克在調閱地目變更的資料中有了驚人發現,這個村子裡幾乎所有人的地(包括他們自己),前地主都是猶太人!感性偏激的弟弟與理性調查的哥哥,聯手將村莊歷史大起底!

(以下有雷)

 -tmp-9588.jpg  

主持正義,舍我其誰?艾塞為了看懂碑文,甚至還學了希伯來文,他細心擦拭,並認真唸出刻在上面的名字,代替死者的子孫們為其禱告,這種不由自主的使命感,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從何而來。如果說,因果循環,一切都是主的意思呢?追查真相是兄弟倆的共識,而當大雨沖刷出被深埋在老家地底下的一百多具男女老幼無名骸骨,昭然若揭的事實擺在眼前,德軍屠城只是順水推舟的嫁禍,這些猶太人根本就是慘死在自己村人舊識手下,每一位村民都是殺人兇手,而為這場火刑殺戮操刀的,正是法蘭克與艾塞已過世的父親!

「德軍只來了一天跟村長說了幾句話就走了,隔天猶太人就全部消失了!」無論是出自被威脅恐嚇,還是人性貪婪,猶太人死後,村民瓜分了他們的地。這些平民老百姓,都是沒有留名在歷史上的罪人。

當真相一層一層剝開,我們看到一個好可怕的故事,《沈默的共謀者》說出了另一種不為人知的二戰可能歷史,也看到人性好的壞的交叉起落的好多面相。艾塞在知道這個令人震驚又不堪的真相後,也許是出於怯懦與羞愧(變成與其他村人同),想放棄伸張正義把骨頭埋回去,但是已經出土的真相,是說掩蓋就能再掩蓋的嗎?最終艾塞成了一個悲劇性的代罪羔羊角色,也成全了他想為那些猶太魂奉獻的初心。三百座墓碑成了各地猶太後裔弔唁之所。而共謀者們,依然沈默。

Aftermath_final_article_horizon.jpg  

主角法蘭克的角色定位很特別,像是處在事件風暴中心的當事人,又像是個被上天派來破案的異鄉客。由於第一天行李就遭竊,他只好一套西裝走天下,劇中安排了兩次的換洗衣物採買,卻都因為一些原因讓他又把整包新衣服丟失在途中(雖然我會忍不住一直想,為什麼他不回頭去撿起來,真浪費!)。

從美國回到窮鄉僻壤探親,敢情不是鍍了金至少也該事業有成,西裝筆挺的法蘭克看來體面,實則只是一間石棉工廠的工人,他說因為石棉亦致癌,美國人沒有人願意去那裡做工。他還說,美國對待波蘭移民並不友善,在美國的猶太人更是對這些「外勞」厲行壓榨。可以想見法蘭克為了一圓美國夢而拋棄家鄉及親人,甚至連父母去世都沒有回來奔喪,自有他難以啟齒的現實考量,如飛機票很貴、請長假怕被開除等等,和某些無法衣錦還鄉、近鄉情怯的心理因素,權衡之下的答案是:「如果是見最後一面,我一定會回來,但人死都死了,回來也沒意義。」

就法蘭克的觀念而言,死人是沒有意義的,但這一次替死人找真相的行動(而且還是讓他很感冒的猶太人),他卻扮演了最關鍵的角色。不免猜想導演讓他一直沒有第二套衣服可穿的用意,是「背叛家庭的人,走到哪裡都是異鄉,就算回到故里也一樣」,還是「唯有拋棄華麗虛偽的外在包裝,才能融入自己的故鄉」(電影後段弟弟家被放火燒毁,為了救火搞得灰頭土臉的兩兄弟這才第一次看起來很相像)。我甚至猜想,其實他已經得肺癌了(在石棉工廠上班又是個老菸槍),才會想在有生之年,大老遠飛這一趟,幫弟弟、弟媳解決家庭問題

1403440098-2301046718_n.jpg  

《沈默的共謀者》以驚悚懸疑的調性,一步一步勾引著觀眾提心吊膽的情緒,隨著謎團的逐步解開,心情也愈發沈重,結局令人不勝唏噓,但對劇中人何嘗不也是一個乾脆的解脫?

場次表.png  

2014台北電影節:http://www.taipeiff.org.tw/

創作者介紹

人魚唱遊

魚子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